【軟文行銷】 長安汽車 –  2016 發現傳奇 (秘魯)故事

by

1) 充滿公德心的傳奇城市 : 利馬

2) 居住在肯尼迪公園的貓咪

3) 國際足球戰 : 秘魯 VS 智利!

4) 我的辦公室在空中

5) 悲壯的Huaca Pucllana金字塔

6) 聖馬丁大教堂

7) 被遺棄的貧民區

8) CS75陷入流沙, 7人1車合力逃出困境

9) 熱情親切的關稻,原來是個老大!

10 )外星人的藝術,秘魯人的信仰

11) 李鳳傳奇 :  百年香火延續, 鴉片入侵黑鬼埠

12) 2016 KEIKO 總統大選,塗鴉皇帝

13) 嚴酷沙漠 : 葡萄園

14) 嚴酷沙漠 : 貧民集中營

15) 嚴酷沙漠 :  神奇小店

16) MAD MAX瘋狂越野

17) 黑手白手的小屋

18)  觸手可及的銀河系

19) 火車軌旁的粉衣小女孩

20) 手持殺生大權的黑白鎮暴部隊

 

1) 充滿公德心的傳奇城市 : 利馬

利馬, 秘魯的首都, 是一個處處令人處以意料之外的城市。人們的熱情, 熱心和熱血處處可見, 更難得可貴的是當地人的公德心。走在寬敞的街道上, 處處可見棕樹和仙人掌以及高高低低的高級玻璃公寓. 最搶眼的莫過於每個街口的商家, 每個人都裝在一個一平米的小鐵屋, 裏面販賣著各式各樣的產品, 從香煙, 雜誌, 飲料, 家用清潔用品, 食物, 水果, 幹糧 等等不同的東西,真的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其中銷量最好的是香煙, 平均每個商家都自帶10~15種不同的香煙品牌, 可是我們在利馬探險的三天內, 見到抽煙的路人少之又少.

重點是, 我們在街道上”完全看不到任何煙屁股或是垃圾”, 聽者當地小販說不管是當地人或是遊客, 當他們在抽煙的時候總是非常自主的把塊抽完的煙給熄滅, 確定不會死灰復燃之後才丟離自己最近的垃圾桶, 以確保城市整潔.  不光如此, 我們甚至目睹了當地的公園清潔人員在值班的時候, 連石桌椅的底下也絲毫不馬虎的清潔.  在過馬路的時候, 車子大多都願意禮讓, 總是在到紅綠燈轉紅的前五秒就先停下, 也不會搶燈….諸如此類的細節處處可見, 也造就了這個令人贊嘆的傳奇環境.

 

2) 居住在肯尼迪公園的貓咪

遠處看到肯尼迪公園的時候, 心裏想說只是另一個觀光公園. 走近一看的時候會發現在公園裏面懶洋洋閑逛著的竟不是人類, 而是成群結隊的小貓咪!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公園的四周就是商店街, 賭場, 酒吧以及各種現代建築物, 可是這個公園人與貓的慵懶和諧卻可以完美的融入在一個吵雜熱鬧的大環境, 而且毫不唐突. 這邊的貓咪大多以兩歲以下為主, 路過的人們也很有耐性的把手上的餅幹或是食物撕成小片的放在手上並且餵食, 當貓咪吃不下了之後, 餵食的路人也會很主動地到附近的垃圾桶把手上多余的食物碎片給扔掉. 一個愛心與憐惜隨處可見的公園.

 

3) 國際足球戰 : 秘魯 VS 智利!

在一個熱鬧的酒吧街裏面出現了難得的寂靜, 上千雙眼睛盯著大大小小的電視屏幕, 每個人都屏息著看著, 唯恐自己的呼吸會打亂球賽的節奏. 秘魯球隊跟智利球隊的龍爭虎鬥正是秘魯人期待已久的生活調味,球賽跟雞肉是當地人不可缺乏的精神與生活糧食 !

” 噢類~噢類~噢類~~秘魯~~秘魯GOO~~”

當電視裏面的裁判哨聲再次響起時, 酒吧街的群眾們開始高聲唱著這個簡單的旋律一起為自己的國家球隊打氣, 希望在第二場賽事的時候可以打破0:0的僵局. 突然間在盯著電視的人群中, 有人拍桌大喊” BICICLETAAAA!(沖啊!)” , 右手的酒杯往上揚起, 暗黃色的啤酒如潑浪般的從酒杯中濺起的那刻, 秘魯進球了!!! 全場瞬間轟動, 人們豪邁的把手中的酒水揮灑在寂靜的夜晚中, 其中一個身披國旗的小夥也直接跳騎到他的夥伴身上並且點燃了一個個紅色的信號彈.  酒吧街瞬間煙霧彌漫, 閃閃紅光在擁擠的人潮中閃爍著, 滿臉塗著紅白色(國旗顏色) 顏料的男生們也馬上抱起離自己最近的陌生人, 男男女女一同歡唱著一個簡單的旋律. ” 噢類~噢類~噢類~~秘魯~~秘魯GOO~~”, 站在巷口的一個球迷也馬上跟著節奏揮動著手上的大國旗. 今晚的秘魯是個不夜城, 一次令人振奮的進球,將深刻的寫在他們這美好的夜晚回憶裏.

 

4) 我的辦公室在空中“歡迎來到我的空中辦公室!”

一個擁有陽剛國字臉的滑翔翼飛行員開朗的笑著. José  (發音如侯賽) 背井離鄉的到了異地, 花了兩年的時間, 飛行了超過了500次, 付了將近3萬美元的學費才終於拿到滑翔翼飛行員的執照, 並且當了快15年的’跳懸崖空中飛人’.   José在利馬的米拉弗洛雷斯區是個小有名氣的飛行員, 當年跟著其他成群結隊的飛行員隨著大風漂流, 找到了這個沿海懸崖的地勢, 並且決定在這裏建立起他們的夢想基地, 帶著遊客們一起飛向天空.  聽著他不太流利的英文說著:  “在過去15年只要能飛, 我就會帶著遊客參觀我的空中辦公室, 而且我的工作就是幫助人創造永生難忘的記憶!”  José頓了一頓, 詼諧的笑了笑並說道 : ”以前在辦公室工作的時候, 老板總是把我逼到想跳樓。 如今, 我每天都在跳懸崖 . 不過我有著自己的翅膀可以飛回來!“

 

5) 悲壯的Huaca Pucllana金字塔“如果你戰死了, 我(族長) 將手刃你的家人, 讓你在黃泉路上不孤單。”

前印加遺址 (Pre-Inca)的市場記錄著那麽一句話. 早在600年前遠方的阿帕族舉兵入侵南美,一路上殺淫擄掠不斷。利馬族的族長所派出的探子早早在敵人的進攻前就匯報給了族長. 當時的利馬族青年戰士占族裏兩成不到, 族長也了解到一戰役的重要性, 並且對軍士們下令:

“ 利馬的戰士們, 如果你在這場戰役戰死了。你們不用害怕, 因為我將手刃你的家人或是把它們活埋,這樣你黃泉路上不孤獨。但是, 如果你勝了,你的家人都會平安的等著你的歸來。”

戰役之後, 大多數的利馬族人都死了. 利馬祭祀帶著僅存的村民逃離村莊避難, 幾年之後回到了原地開始興建了這個金字塔, 並且命名為” Quechua(古語的’遊戲’)”. 祭祀並在金字塔的頂端開始了長年的活獻小孩意識以求村落平安。

 

6) 聖馬丁大教堂

 聖馬丁大教堂的建築風格具有明顯的上元時代文藝復興時期提倡的古典主義形式,主要特徵是羅馬式的圓頂穹窿和希臘式的石柱式及平的過梁相結合。聖馬丁大教堂是一座長方形的教堂,整棟建築呈現出一個拉丁十字架的結構,造型非常傳統而神聖的,這同時也是目前我們在秘魯所遇到最大的一座教堂。教堂內部金碧輝煌,光線幽暗,神秘莫測,用大理石砌築而成,裡面的所有畫像都是用不同顏色大理石拼接成圖,工程十分浩大。登上圓頂的入口在面向教堂外側的正面時的右手邊,儘管有電梯,要到屋頂庭園還必須要登三百三十級臺階,從屋頂眺望馬約廣場的夕陽是最美的。

 

7) 被遺棄的貧民區

 秘魯的首都 : 利馬, 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居住在環繞著富裕城市的山丘上, 他們的居住地基本上由泥土,各式各樣的廢料, 包括空的寶特瓶所制而成。山丘一個充滿垃圾的貧民窟,居住著被遺棄的人們。居住在這裏的人很多都沒有官方記錄證明他們的存在,很少人知道他們真正的存在。少數的男子會到城市裏面不同的工廠工作來維持家計. 更多的年輕人為了賺快錢補助家庭挺而走險的進入黑幫,並做著不同的非法買賣。 不過秘魯政府的鎮暴部隊以及掃毒軍在前幾年以雷風厲行的強硬手段將全部的可能危害都斬草除根了,更加導致貧民區裏面的人口生存更加困難.

 

8) CS75陷入流沙, 7人1車合力逃出困境

剛離開秘魯的利馬市後迎接我們的是一望無盡的道路與沙漠,在擁擠的雙線道上看著來來去去忙碌的人們為生活而奔波。不知道在開了第幾個小時的沙漠路的時候,突然車上的攝影師驚叫了一下並且示意大家往右邊看。轉頭望去,在一個諾大的沙丘上出現了一個近兩層樓高的沙刻圖案,大家對望一眼後十分有默契的點了點頭,直接掉頭離開大路開進沙地。不到兩分鐘的路程,我們更近距離的看著一個極為壯觀的圖案。在一大片荒蕪的沙丘上看到了對面的沙丘刻畫著一個復雜的頭像,有點像是希臘女妖梅杜莎跟埃及的沙漠神塞特的綜合版,仿佛是要警告著路人不要靠近這片區域一樣。當我們結束拍攝之後,眾人回到車上準備回主線道跟夥伴們會面。

啟動引擎,放下手剎,輕踩油門,打方向盤,突然聽到車子下面發出“發~發~~“的雜音, 大夥凝神一看,發現我們的車子竟然陷在沙裏。方縣盤回轉到了一個方向,並且想要嘗試以倒車的方式看看能否逃離這個窘困的現象。“發~~發~~發~~ “的聲音越來越大聲,不管車子的方向盤怎麽轉,車子依然絲毫不動. 大家馬上下車並且開始查看有何解決方法。經過1分鐘的討論之後,我們馬上決定了車手留下來把車底下的軟沙給清理掉,一人去聯系在大道上的救兵,另一人則是去找附近有沒有石頭或是任何硬的木板。大家正準備去執行各自的任務時,聽到車手叫了一聲,“等等!  車子還在下陷!!”我們回頭一看,發現不光是車子以肉眼可見的非常緩慢的速度下陷,連我們的腳也都在慢慢下沈。

“糟糕,我們可能遇到軟流沙了(包含極少水份的松軟泥沙),大夥速度要快,必須三十分鐘內脫離這邊!”車手低沈的聲音說著。

炎熱的太陽毫不留情的照曬在這片荒蕪的沙漠上,近40度的高溫導致身上的汗滴一落到沙地上立即蒸發。車手整個身體趴在沙地上嘗試著把四個輪胎旁邊的軟沙給推開,攝影師也帶著車隊上的三名男子過來救車,另一人則是帶回來從沙漠的面找到大小不一的石頭和硬木板。大家一看到如此緊急的狀況,馬上手忙腳亂的把石頭跟木板安裝在輪胎下面, 並且希望輪胎可以咬住這些小障礙物逃離困境。很可惜的是,現實跟理想總是有段差距,盡管大家在車子後面一起推著助力,當車手踩下油門的那一刻,輪胎並沒有預期的咬住石頭跟木板,反而把周邊的軟沙不停的揚起在空中,而且車子越陷越深,整輛車的底盤都跟沙地完全親密接觸。“停!停!!”眾人氣急敗壞的讓車手停下油門,又開始嘗試幾組不同的解決方法,可是依然徒勞無功。車子跟我們的雙腳還在緩緩下陷,車上的所有重物以及備胎,任何能撤出車外的重物都已經請了出去,可是狀況依然沒有改善。

正當大家表示小小無奈的時候,遠方的沙丘出現了出一個人影,一個穿著紅色T-shirt,黝黑的皮膚,國字臉上深皺眉頭的一個陌生人緩慢的走近並且看著我們。頭歪了一下看著我們的車子,手揮一揮示意讓我們一群人退開,只見他緩緩的跪了下來把我們之前塞的石頭和硬木板全部拆掉,並且指著我們的輪胎,嘴裏發出”磁~~~”的聲音“, 大家一看心領神會的馬上把四個輪胎的氣給放掉。 大概放了車胎裏6成的氣之後,陌生人粗燥的手一揮讓我們把輪胎氣孔給拴上,然後他再次跪了下來重新的把石頭跟木板放在輪胎的前後,而眾人則有樣學樣的希望能各出一分力。車手回到車上後,首次虔誠的祈禱著。余下七人,十四雙手頂著車屁股使出全身最後的力氣一推再配上那有力的油門一踩,“發~發~發轟~”的聲音一響著,只見車子果真順利踩著石頭及木板順利脫困軟沙路並且加速開回靠近大路上的硬土區域。眾人歡呼之余,也非常慶幸的遇到了那麽一位當地有經驗的雷鋒,要不然我們整天的心情真的只會跟車子陷入軟流沙的狀況一起越來越低沈。

 

9) 熱情親切的關稻,原來是個老大!

有驚無險的逃離了軟流沙地帶之後,我們在路途中的一個城市,Chincha(欽查),停下來整頓。在這個落後的城市裏面我們找到了一個幹凈簡潔的小店準備吃個午餐順便壓驚,眼角一瞄,看到三名男子也從店門口走了進來,小店老板一看到這三人馬上露出個笑容並且沖上去擁抱著站在中間的那名稍微矮小但是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然後大步的往我們這邊走來並非常有禮貌的說道:“遠來的遊客,你們好,我是關稻,是否有這個榮幸請你到我的餐廳去吃飯呢?”(導遊翻譯)

我們團員互相看一眼,正準備謝絕這位好客的朋友時,導遊的雙眼充滿著熱誠的看著我們說“走吧走吧!很安全沒事的!關稻是這邊出了名的好客老大!”就連小店老板也溫柔的笑了一笑並且對我們伸出了大拇指。大家還在嘀嘀咕咕的討論看要如何拒絕的時候,我們發現了關稻身邊的兩位保鏢背後都帶著黑色的手槍。一片寂靜。我們只好點點頭並且跟著這三位陌生人行駛了大約10分鐘的坑坑洞洞路程,到了一個四周都是白色的高大圍墻的莊園。經過了大門的警衛安檢之後,我們開進了一個與外面完全不同景象的世外桃源,取代坑坑洞洞沙地的是完全手工鋪至而成的花崗石路,在這裏也看不到墻外的簡陋泥巴房,而是以木頭和稻草作搭建而成的一個度假莊園,飯廳的隔壁還有一個露天的遊泳池。關稻在我們下車之後隨即讓身邊的兩位保鏢去打理吃飯的事情。經過一番他不懂英文,我們不懂西班牙文的寒暄之後,一桌桌的當地特色料理就如此豪邁的呈現在我們眾人面前,而關稻也非常熱心的幫著桌前的每個人盛菜。“關稻當年曾經是個計程車司機,不過在一次當地黑幫跟警察的槍戰之中,他不小心的救了一個受了重傷的警員。也是從那刻開始,有不少的當地黑幫前來騷擾和威脅他的家人,然而警察也不願意節外生枝的多花人力保護關稻。

盡管保持著低調的生活,關稻還是沒有逃離黑幫的魔爪,並且進了醫院幾次,而他的第一個兒子也重傷不治。“導遊頓了一下,繼續如數家珍的跟我們說著” 關稻之後就把家人送出城外,在短短的兩年之內運用自己所有人脈把當地的計程車行業給壟斷,並且開始參與黑白兩道的各種生意。五年內,他重新整頓了當地的黑幫也掃除了不少腐敗的警察,把當地的治安跟經濟都提拔了起來。關稻大概掌握這個城市三分之一的經濟命脈,重點是他從來都不危害百姓,而是盡心盡力的幫助不同的家庭成長,把小孩送到學校裏面受教育。關稻,是這個城市的英雄。“導遊篤定的語氣深深地打動到在場每個人的心裏,大家也在默默想著關稻到底是走過多麽坎坷的路再有今天的輝煌與各方的愛戴。

 

10) 外星人的藝術,秘魯人的信仰

“當你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 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 張震嶽的歌聲陪著我們一路向前。在離開秘魯欽查鎮前往帕爾帕市的路上是條壯觀卻孤獨的路,一望無盡的道路上只有寸草不生、人煙荒涼的沙漠和浩瀚無盡的海岸陪著。在自己的刻板印象中, 水源的出現應該是沙漠的恩賜;可是在這裏, 他們卻是鄰近的好夥伴。“這是大地的恩賜,也是為什麽上古祭祀會跟三界人(外星人)合作在這裏建設祭壇。”

一位在沙漠路上巧遇的雙眼失明的老人說道,“你們(觀光客)所看到的納斯卡線本是為求雨,三界人(外星人)看到之後會負責跟上天傳達訊息。沒想到卻被政府搞砸了,變成觀光區,這會有報應的。”當我們開進了幹燥炎熱又無風的沙漠區域,爬上了觀景臺,看到了鬼斧神工的巨大圖案。始終無人知道是何人所畫,為何而畫,甚至是如何畫成。隨著我們思考的同時,黑夜漸漸降臨,我們一行人也決定折返回到出發點的酒店。在開回程的路上我們卻意外的遇上了數十年難得一見的大霧,向導笑著對我們說:“你們真的挺幸運的, 竟然在如此幹旱的地方遇到大霧。傳說中海的濕氣一旦入侵內陸的沙漠,人們就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聽完當下心中些許忐忑,不過心中也些許興奮得在大霧裏繼續開著車,希望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並且能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傳說。

 

11) 李鳳傳奇 :  百年香火延續, 鴉片入侵黑鬼埠

“我, 以我的曾爺爺為榮, 所以我願繼承他的姓與名” 李鳳很篤定在說這句話的時候, 雙眼綻出著一種微妙的閃光與驕傲。李鳳的曾爺爺原籍廣東,在中國與英國簽訂虎門條約的前幾年就已開始飄洋過海落戶中南美洲,並在百多年前安頓在秘魯的Huancayo (萬卡約),從此當作海外基地。李鳳的曾爺爺與他的海幫夥伴決定將當年盛行的鴉片大老遠運到秘魯的利馬,也被當時的華人稱之為「黑鬼埠」,開始了他們的華青幫的海外創業計畫。古老的歲月,男人忙碌的在中國與南美兩地往返, 留下妻子在中國陪伴父母維持家計,女人基本上守生寡。當他們到南美,基於生理需要及傳宗接代的道理,與當地土女成親,其中有皮膚較黑的印加人,亦有混雜西班牙血統,皮膚呈白眼珠碧綠的混血兒。隨著鴉片的暢銷以及第一代華人的努力,他們建起了自己的中國城,並且成功的將中華飲食文化(本地人一律統稱中華食品為 CHIFA),帶到這兩萬公裏遠的荒蕪之地。李鳳的手機上還有張百年前泛黃的破舊照片, 訴說著當年華青幫在海外立足的血與淚的故事。 “我的曾爺爺與他的夥伴奠定了現在華裔在秘魯受尊重的基礎, 也是為什麼我們這代有自由可以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百年傳承的名字與歷史,李鳳這個名字在老一輩的祕魯華裔中始終染著點神秘且偉大的色彩。

 

12) 2016 KEIKO 總統大選

,塗鴉皇帝行駛在發現傳奇的路上,我們一次次的發現在許多破舊的村莊和小鎮都有著一樣花花綠綠的塗鴉,豪邁大膽的寫著KEIKO一詞。後來問了當地人才了解到KEIKO其實是秘魯2016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藤森慶子(Keiko Sofía Fujimori Higuchi) ,而且在本國眾議員當中唯一擁有超過3成超高支持率的女性(其它議員平均支持率為12%)。本地人為了展現出他們對Keiko的支持, 不同城鎮的居民紛紛自動自發的在他們的門口噴漆上KEIKO的名字, 也變成當地一種與眾不同的愛戴領袖方式。 稱Keiko為本地的塗鴉皇帝也絕對不為過。

 

13) 嚴酷沙漠 : 葡萄園

祕魯,一個擁有世界上少數複雜的水域系統,一個南端恰好在赤道線上實實在在的熱帶國家,卻在太平洋和安第斯山之間找到了適合葡萄種植的海岸平原區。海岸平原區的Pisco市位於秘魯葡萄酒產區的中心,距離首都利馬南部約220公裏,周圍是階是葡萄種植區域。當地人對於在沙漠上盤旋的禿鷹貌似習以為常,  不過另人意外的是這邊的禿鷹竟然葷素通吃! “如果沒有動物屍體可吃的時候, 他們便會來危害我們的植物, 非常可惡又奸詐的一群動物!”當地的果農是如此咬牙切齒的對著我們說著。

 

14) 嚴酷沙漠 : 貧民集中營

炎熱的沙漠中,除了澄黃色的一片黃沙之外,就只剩山丘上的貧民區集中營。 在沙漠山丘裏所住的貧民們的食衣住行基本上都是依靠著每周來一次的露營(超市)車。每周都會有名男子駕駛著一輛有銀十字架裝飾的露營車,帶著城市裡快過期的水果及糧食到此地,並且以非常低的價格售賣或贈送給當地的民眾。”這邊是另一個三不管地帶,比首都利馬旁邊的貧民區更荒蕪,這邊挖不了井也沒什麼水資源,而且聽說早幾年還有土著入侵這裡。“ 導遊在開車的時候貌似心不在焉的簡單的略過這邊的故事, 但總感覺這邊曾經有段不為人知的秘密, 要不然為何這群人還是要死首在這裡呢…?

 

15) 嚴酷沙漠 :  神奇小店

開過了一個個的沙漠, 我們終於到了一個有加油站的小村莊, 並且看到了一家霓虹燈還開著著餐廳, 大家馬上跳下車, 然後飢腸轆轆走進餐廳裡面.  走進店內看到非常寬敞的地方, 只簡單擺著5~6張桌椅, 牆壁上掛著各種美食的圖片與名字. 眾人進到店內跟門口的老闆娘笑了一笑點了點頭, 並各自找了地方坐下來, 看到老闆娘還在櫃臺邊叼著一個菸, 翹著二郎腿, 似乎完全沒有看見我們的存在. 導遊走了上去並且開始點菜, 結果發現雖然廚房開著, 可是沒有飯, 沒有面, 沒有乾糧, 沒有任何肉類 (只剩大老鼠肉) 或是蔬菜! 眾人有點疑惑便請導遊詢問那這些美食圖片掛在牆上的意義是…? “我只是覺得那些照片很好看, 所以就掛些照片上去囉!” 老闆娘如此淡定的回答著我們。。。

 

16) MAD MAX瘋狂越野

沙漠越野,一個都市人會稍微陌生的單詞,如果不是職業從事沙漠工作的牧民,其他人很少能開車進入沙漠腹地的。我們慕名的來到了一個沙漠越野車的集中營,數十臺類似變行金剛的粗曠鋼鐵車以半月形的方式排著,就像是一個個鋼鐵雄兵威武的站在我們眼前。 每輛車子大約可乘坐10~16人,車子的前頭都有個車輪大的馬達,而車子的四周有著簍空框架的鐵柱來保護車內的乘客。花了10分鐘在跟一名帥氣的老闆討價還價後,我們終於搭上了一部類似大黃蜂的越野車, 名為”遊俠” 。當專業的越野車手確定車上所有人的安全帶都繫好後,鑰使一轉,”轟轟轟”的不怒自威,並開始駕著越野車在沙漠裏乘風破(沙)浪的瀟灑前行。在開上坡時車手開的特別猛,速度要沖得起來,由於沙子的阻力非常大,一絲遲疑都會降低翻越沙梁的成功率;然而下坡時一定要勇、要有膽量,沖到沙梁上如果踩著剎車順著下坡往下滑,沙子的阻力很有可能讓車發生側滑,甚至會翻車,所以在下坡時加著些油門往下跑,控制好車速,快到坡底時瞬間加大油門,讓車頭有一個擡頭的動作,流暢順利的通過一個沙丘。

 

17) 黑手白手的小屋

行駛在安第斯山脈中,車隊為了可以照著行程繼續發現傳奇,我們一天內連續開了16個小時的車,其中兩輛車的輪胎都慘遭意外的受了傷,因此爆胎。用著備胎記續往前開到淩晨2:30¸我們終於抵達目的地城市Abancay (阿班卡) ,並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隔天,車隊出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車子加油跟找師傅幫我們把輪胎給修了,以確保今天的10小時行駛可以有備無患。到了當地的一個加油站後,我們在附近找到了一個小鐵皮屋,空氣中充滿了刺鼻的機油味,往鐵皮屋裡面瞧去,只見一張老舊泛黃的單人床、一個黑色的收音機、一個灰色粗糙的輪胎放在床上。這時有名年約60歲的師傅雙手放後面緩緩的從小屋的後面走了出來,導遊急忙得踏步上前並跟師傅訴說我們的問題,師傅這時將藏在身後的雙手終於伸了出來查看我們的輪胎。師傅的雙手白中帶黑,指骨突出,左手的虎口有道非常明顯的傷痕一直連到手背上。”白斑癥跟意外,如果這是你想要問的….”師傅瞄了我的眼睛一眼並以非常平合的口吻說出一件仿彿與他根本不相關的事。師傅手上拿著一根厚重的鐵撬不停的將氣胎跟輪輞分離,生鏽泛黃的鐵撬、白手上的黑油漬與灰色帶沙的輪胎的交錯一幕幕印在我們的眼簾。

 

18) 觸手可及的銀河系

淩晨1:30分,已經14個小時了,我們還在安第斯山脈裡面趕路,除了身體上長時間開車跟高原反應的疲勞之外,還有精神上對於未知山路的疲乏。一路上開車,除了車頭燈所照亮的180度大迴轉之外,其餘的都是一片漆黑。

”頭車,我們停一下好嗎?” 其中一輛車的車手這樣問著,

“兄弟,在撐一下,10分鐘後應該就能抵達最高點,我們在上面休息。” 心裡面犯了一股狠勁,因為如果一旦車隊休息了,很有可能會有車手開始放鬆心情,等會無法即中註意力繼續在這個危險的山中行車。

在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區裡面,稀薄的空氣跟刺骨寒冷的溫度都不是個停車過夜的地方,所以大家還是必須得咬緊牙關的繼續向前。終於,車隊開到了一個山上難得一見的平穩大直路,

”車子全部靠邊,我們休息10分鐘。” 每輛車身邊的對講機終於說發出今天最人道的第一句話。

大家把車子靠邊停後,終於鬆了一口氣,並且把緊急車燈給開著,確保如果有車來往還看的到我們。車手們同時間全部下車,很有默契的先檢查車子的狀況,並且活動手腳。”挖! 你們看天空!” 攝影師驚訝一喊,大家擡頭一望才發現了我們一路上錯過的美景: 滿天星空。在這海拔5000尺高的地方完全沒有空氣和燈光的汙染,一眼望去,地平線以上的景色就是星空。我們仰望著浩瀚的星空,繁星閃爍,圓月發出溫和的亮光,那夜空仿佛具有某種魔力在吸引著我去探索。觸手可及的漩渦型銀河系就在我們眼前,非常純粹乾淨的白色背景依然抵擋不住前面每顆星星獨自的光彩。

”恩, 我們大家準備出發了、二號車、三號車、四號車, 準備如何?” 一個聲音無情的打斷了大家沈浸在這美好的夜景裏。 “二號車準備好了。” 、 “三號車準備好了。” 、”……….四號車? 聽到請回答?” 。沈靜了五秒鐘依然沒有聽見回覆,急忙的打開車門,快步走到尾車那邊查看。”呼…原來是睡著了。” 三號車攝影師的聲音從旁冒了出來。 “你的精神夠開車嗎?” “夠。” “好。” 兩人有著多年合作的默契,就在如此簡單的對話就敲定了今晚車手的更換。 四輛車在繁天星空下,繼續邁向尋找著當地傳奇的路上,還有幾公裏,我們不知道,不過也不重要了,就繼續開吧。

 

19) 火車軌旁的粉衣小女孩

前往祕魯的觀光勝地,Machu Picchu(馬丘比丘)是另外一段遙遠的路程,從我們所居住最鄰近的城市伊卡,要先搭乘兩個小時的小巴士才會到火車站,搭乘三小時的火車才會到山下,再轉到觀光巴士上山才會到馬丘比丘的山口。淩晨兩點鐘,我們一群人擠進了最早的第一班小巴士,貼著窗戶看著一個個過去的村莊與山路,心中感嘆著這司機這輩子得開多少山路,隨著搖搖晃晃的車程,最終還是閉上雙眼沈沈睡去。一道道亮光刺激著雙眼,睜開眼後看到的是一個挺明亮的售票亭。 一夥人下了車,買了火車票後,就到附近的攤販小街逛逛。其中一位頭上綁著紅色頭巾的婆婆正在烹飪著一大鍋coca(可卡葉, 預防高山癥和增加體力的神奇葉子)跟粗糙巧克力湯,奇特的香味吸引著眾人到他的攤販前面看著有什麼食物可以充當我們的早餐。三十分鐘後,我們上了火車,車廂內盞盞柔和燈光、點綴出唯美光廊,一入門,火車室內的設計灑脫明亮,運用放低無壓傢俬的開放式走道,讓旅人自在休憩。一路上盡覽各種山峰山嵐或平原或河流等自然美景,窗戶就有如鑲框畫般的自然窗景映入眼簾。這時候突然閃過了一個穿著粉衣小女孩站在火車軌旁呆望著火車,女孩的家就在火車軌跟河流的中間。她,看到了我們看著窗外看著她; 她,也看到我們對她揮揮手; 她,露出潔白的牙齒對著我們開心的一笑。為什麼女孩會站在那邊呢?  是期盼看到這種碧眼金髮的異鄉人呢?  還是期盼火車會在她面前停下的那一天呢? 或是…?

 

20) 手持殺生大權的黑白鎮暴部隊

 到了祕魯的觀光勝地, Machu Picchu(馬丘比丘)之後,我和導遊便先行尋找他們的售票處去購買團隊上每人的入場票。到了一個半圓形土灰色的建築物後,我們突然發現這邊的氛圍並不太對勁,因為旁邊的人都用一種半驚恐的殭屍臉看著遠方。隨著他們目光看去,一對大約十來人身穿軍用迷彩服,臉上塗滿著黑白顏料,手持不同的重型軍火,包括榴彈槍及步槍。

“這就是火車售票員跟我們提到的歡樂節慶? 跟我想像的不…” 正準備笑著調侃著導遊我們不同的人文風情時,導遊低聲的一句”閉嘴”,立刻讓我意識到這是突發狀況。

兩人急忙的蹲下並且慢慢的爬到建築物內,只見導遊額頭的汗如瀑布般的落下,全身不停的顫抖,嘴巴開始低聲的碎碎念出一長串的西班牙文開始祈禱著。”進去!” 一股威嚴的聲音趕著更多的觀光客到我們躲著的建築物。在安撫導遊的情緒之後,他也終於慢慢穩定下來,深呼吸的說 : “我出生的地方是個礦產豐富的小鎮,當年很多大老闆壓榨勞工,導致很多人死亡。礦工們不滿的情緒有一天終於爆發,從抗議變成暴動,大家看到什麼都開始破壞。” 導遊雙眼放空的看著天空,慢慢回想起當年的景象 “當地的警察嘗試的跟他們周旋了快兩周,可是依然無用,然後政府就派出了鎮暴部隊出來。我還記得他們那邊開著武裝車沖進城鎮的那一個畫面……那天,死了很多人…..” 聽著導遊低沈的口氣訴說著當年所經歷慘無人絕的事件,仿彿這場悲劇就在眼前發生著。”恩…我們還是安靜點好了,鎮暴部隊不會無故的闖入觀光聖地打擾觀光客的,應該事情發生。” 就這樣我們和一群觀光客被關在售票處大概15分鐘的時間, 才有一名鎮暴部隊的士兵走進來簡潔的跟大家說一切沒事,可以繼續自由活動。我急忙得抓著導遊的手想說跟去看一眼,出道門口時,已經不見任何士兵蹤影,他們就如鬼魂一樣的神出鬼沒。

 

=======================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Restobox可以如何幫助您的公司有效成長?  提高曝光率?  提升業績?

歡迎從以下的方式直接聯繫我們囉~

  • 微信 Wechat : Bluekfl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